智庫中國 > 

高端制造概念股:農民工回城復工卡在哪兒了?

來源:環球時報 | 作者:安永軍 | 時間:2020-02-20 | 責編:申罡

正虹科技10倍股 www.427127.live 在非重點疫情地區,復工復產在當前是一項與疫情防控同等重要的工作。作為一項系統工程,復工復產首要的一點在于勞動力的跨區域流動,然而全國勞動力的流動狀況卻并不樂觀。


據筆者所在的研究團隊于16日所做的一項調查來看,在所調查的16省、80個縣近100個村中,絕大多數省份的勞動力流動基本處于封凍狀態,農民工流出總體比例不足10%,大部分村莊春節后外流人數停留在個位數。而這100個村中,90%以上所在鄉鎮為零疫情(無確診或疑似病例),70%以上所在縣確診人數在10人以下。以縣為單位來看,調查的多數縣份疫情并不嚴重,不屬于重點疫情區域。從調查來看,輕微的疫情和低位的流動比例構成了一個強烈的反差。


從調查情況來看,農民工之所以流動困難,主要有三個方面的原因:


一是交通阻斷。多數縣份都在縣境內的高速公路、國道、縣道等重要道路上設置了卡點路障,對來往車輛進行檢查,對外地車輛進行勸返,對本地車輛要求開出后不得再返回,或者返回后必須隔離14天。此外還有村莊設置的路障,原則上不準許外村人經過,這樣,即使出得了本村,可能在另一個村被攔下來。河南鹿邑縣某村一村民正月十三駕駛私家車從家鄉開到浙江,500公里的路程開了24小時才到達目的地,原因就在于沿途路障太多,通行太難。除了設障阻攔外,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是多數縣市、縣鄉之間的公共交通停擺,縣城或城市市區內部的公共交通也處于停擺狀態。除了自駕私家車通行以外,農民工沒有其他通行方式。因為交通阻斷,農民工想要外出也難以成行。


二是審核困難。多地出臺限制農民工出行的政策,想要外出務工的農民工需要持用工單位開的復工證明到村委會開離境證明,再持離境證明到鄉鎮蓋章,審核通過才能外出。原則上,很多地方實際上不鼓勵人員流動,因此審核把關較嚴,即使交通沒有阻隔,農民工也被繁瑣的審核程序鎖在家里。


三是務工地不予接收。從調查的情況來看,少數外出的農民工主要是通過自駕私家車方式到達務工地,到達以后部分地方要求就地隔離14天,隔離費用自付,部分地方則在高速路口或者小區門口對外地人直接勸返。有少數農民工長途開車返回后又被勸返,返回家鄉后又被要求隔離14天。因為擔心外出以后當地不接收,很多農民工也不敢貿然外出。


從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出,在中西部勞動力流出地區,一些地方政府仍然對勞動力流動持比較保守的態度,沿用疫情蔓延時期的封城封路等方法來進行疫情防控。而封城封路必然會限制人員物資的流動,進而影響到復產復工。在屬地管理要求下,地方政府首先考慮的是本地轄區不要出現疫情,因此,通過交通封堵的辦法來管控外地人口的進入,實現社會的靜止化。如此一來,就出現了縣、鄉、村層層設障、各自為戰的局面。由于封城封路的措施的大面積實行,交通難以恢復、生產要素難以流通、產業鏈也難以打通,已經成為了復工復產的一大阻礙。


一些地方政府對疫情防控工作的認識存在誤區,主要反映在對封城封路的迷信。對于非重點疫情地區來說,事實上存在著“大門”與“小門”的辯證關系。所謂“大門”就是大的交通要道,所謂“小門”即社區(包括企業)的邊界。封城封路的措施是通過關死“大門”來管好“小門”,這是一種簡單化的防控手段,雖然能夠達到限制人員流動的目的,但同時也限制了經濟活動的開展。


實際上,疫情管理需要進一步精細化,社區才是疫情防控的基礎,所有的人口不管如何流動,隨后都要進入到社區單元之中,以社區為單位能夠做到對所有人口的全覆蓋管理。除了全覆蓋以外,社區管理能夠更加精細化,通過社區可以對人員的健康狀況進行全程追蹤,及時發現可疑病例,做到“早發現、早報告、早隔離、早治療”。因此,放開人口流動的情況下,只要做好科學有效的醫學防護,感染的風險本身就已經很低;即使出現流動過程中的感染,也可以通過及時有效的社區工作做到早發現,降低其影響。因此,疫情防控的重心應當下沉到社區,取消一封了之的措施。要實現科學的疫情防控,實現疫情防控和復工復產的兼容,應當從“關死大門”轉變為“放開大門,管好小門”。如此,才能夠與全國除湖北以外地區疫情穩定下降的大形勢相適應。在2003年的“非典”時期,當時疫情嚴重的北京市在最困難時也沒有采取封城封路措施,而將疫情防控的重心放在了社區,也取得了疫情防控的勝利。


2月17日,浙江省取消了除溫州以外省內高速、普通國省道、以及農村公路的卡點,同時強調要繼續加強網格化管理,管好企業、社區的“小門”,率先對疫情防控思路進行調整。浙江省的思路也在為其他省份做參考: “放開大門,管好小門”是否是實現統籌兼顧疫情防控和復工復產目標的正確方向。(作者是武漢大學中國鄉村治理研究中心課題組執筆人)


發表評論

{ganrao}